主页 > 青年漫画 > 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-从《龙珠》到《海贼王》,中二“少年”的热血往事
2021-10-09

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-从《龙珠》到《海贼王》,中二“少年”的热血往事

第一话·超生物的诞生!!

1968 年,一个叫长野规的日本人决定做一本与众不同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杂志。

萌生这个想法时,长野规已经在杂志行业摸爬滚打了近三十年,他在 1951 年进入了当时的出版业巨头小学馆,不久后当上了出版社集英社的编辑。从 1958 年开始,长野规着手经营自己的军事题材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杂志《少年 BOOK》。当时二战已经结束十多年,军事题材虽然能卖出去,但反响平平。

久而久之,长野规开始琢磨如何做好一名编辑。他想知道读者爱看什么,军事题材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,自己应不应该放弃《少年 BOOK》。于是长野规做了一次问卷调查,向读者提出了 50 个问题,希望读者用自己的回答来勾勒出真正受欢迎的作品应该是什么样子。

问卷收回来后,读者给出的三个关键词引起了长野规的兴趣,分别是读者认为最打动人心的「努力」,对自己最重要的「友情」和读者最中意的「胜利」。根据这份问卷,长野规开始招呼起新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杂志的筹备。

1968 年 8 月 1 日,第一期《周刊少年 JUMP》发售,长野规担任第一任总编辑。50 年后,这本以「努力、友情、胜利」为主基调的杂志超过漫威和 DC,成为世界上卖得最好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杂志。除此之外,它还捧红了一个会气功的男人,一个红头发篮球运动员,一群不会游泳的海盗,奔跑时双手总要甩在身后的忍者和喜欢给自己当解说的刀客。

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村田雄介画的历代《JUMP》角色全家福

这本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杂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,但就在人们都认为它会永远闪耀下去时,它却突然陷入了时代的泥淖里。2019 年 5 月 1 日零点,日本正式启用新年号「令和」,长达 30 年的平成年画上句点,同时,最近一年里《JUMP》的累积销量掉到了不足 170 万卷,而在 1995 年的鼎盛时期,《JUMP》曾经造就过年发行量破 650 万的历史。

一本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如何从寂寂无名走到世界之巅,又在当下面临着怎样的困境?横跨“昭和”、“平成”和“令和”三个年号,影响了近四代人,把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发扬光大的《JUMP》究竟做对了什么,又做错了什么?

第二话·破廉耻大战争

时间回拨到《JUMP》创立之初。

当时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界已经有两座难以翻越的大山,一座是小学馆旗下的《周刊少年 SUNDAY》,另一座是讲谈社旗下的《周刊少年 M**AZINE》,当时知名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都已经与这两家公司合作,面对《JUMP》的合作邀请,实在分身乏力。

这是《JUMP》遇到的第一个难题:找不到为他们生产作品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。日本的主流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产业中,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和杂志社扮演着不同的角色,多是由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供稿,再由杂志刊载。诸如《SUNDAY》《M**AZINE》这样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周刊自身并不生产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。杂志社虽然有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编辑,但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作品都是由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完成。编辑一般只会做两件事:对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剧本提出修改意见,以及催稿。

当时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大师们,左一:石森章太郎,左二:手冢治虫,右一:藤子·F·不二雄

无奈之下,《JUMP》只好自己发掘新人,为此长野规还做了两件特立独行的事情。

第一件事情就是与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签订一份“专属合约”,这份合约规定在《JUMP》上刊载作品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不能再与其它杂志约稿。第二件事就是让读者对杂志上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进行人气投票,如果一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的人气长期低迷,那么这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就会从《JUMP》上撤出,俗称“腰斩”,并被其他的作品取代。

在创刊初期,这两件事就像两剂给新人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准备好的强心针,长野规就像一个贩售鸡汤的成功学大师,对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们放出这样的承诺:只要你愿意画,只要你作品足够优秀,《JUMP》就会有属于你的一席之地,这里不看名气,只看作品。这两项策略给《JUMP》带来了深远的影响,在创刊初期成功为《JUMP》吸纳了许多有干劲的新人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,但后来也成为了压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的“万恶之源”。

第一年结束时,《JUMP》一共只卖出了 10 万卷,远不及《SUNDAY》和《M**AZINE》。

那是一个充满大师的年代,“哆啦A梦之父”藤子·F·不二雄和“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之神”手冢治虫自不必说,日本国民 IP “小松君”的缔造者赤冢不二夫、创造假面骑士的石森章太郎、专注于历史题材的横山光辉,这些前辈集结于《SUNDAY》和《M**AZINE》,为它们吸引了大量读者,要打破这个格局,《JUMP》只能另辟蹊径。

左:《破廉耻学园》,右:《男儿当大将》

以软色情挑逗读者神经的《破廉耻学园》和不良少年打架物语《男儿当大将》应运而生,打破禁忌的话题让《JUMP》销量迅速上涨,两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的作者:永井豪和本宫******也成为了《JUMP》的两大台柱。随之而来的,是黄暴内容引发的大量争议,当时日本的报纸甚至连续刊文,呼吁学生家长抵制“用有伤风化的内容荼毒青少年心灵”的《JUMP》。

反叛有其代价,自然也有收获,在创刊第三年,《JUMP》的销量就成功突破 100 万。

第三话·孙悟空和伙伴们

1971 年开始,《JUMP》的年发行量以每三五年增加 100 万的速度上涨,许多被后辈所敬仰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大师也逐渐崭露头角。1976 年,“新人秋本治”带着他的《乌龙派出所》与读者见面,这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也成为目前在《JUMP》上连载回数最多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,从上世纪 70 年代一直连载到 2016 年,共连载了 1960 回。

到了 80 年代,令人血脉贲张的“战斗潮流”开始了。原哲夫、桂正和、车田正美、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、荒木飞吕彦等一众当时的“新生代”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纷纷开始创作冒险格斗题材的作品,其中又分别以原哲夫的《北斗神拳》为代表的“硬格斗派”和车田正美的《圣斗士星矢》为代表的“美型派”,将《JUMP》一分为二,变成了两种拳头的天下。

左:《北斗神拳》主角登上《JUMP》封面,右:《圣斗士星矢》

「努力、友情、胜利」的精神洪流在此时才真正迎来了爆发。1984 年,一部将彻底改变《JUMP》的历史地位的作品《龙珠》诞生了。当时《龙珠》的作者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刚刚结束搞笑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《阿拉蕾》的连载,自然难以避免地将上一部作品的影子带进新作品中,于是早期的《龙珠》中依旧有许多搞笑情节。

但格斗题材实在是太火爆了。于是在编辑的建议下,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加入了“天下第一武道会”的设定,开始淡化以“龙珠”为核心的冒险元素,将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主题往格斗上引。之后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《龙珠》的成功为《JUMP》带来了大量人气,富士电视台开始找集英社谈动画制作的合作事宜。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被架在出版社、杂志编辑和读者之间,外界的期望和压力之下只能不断延续连载。随着故事行进,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曾多次萌发完结的念头,原本故事在悟空击败短笛成为天下第一之后就应该结束,但还是拖入了与“宇宙帝王”弗利沙的对抗中,之后又开启了“沙鲁篇”和“布欧篇”,最后故事终于在 42 卷将魔人布欧消灭后画下句点。

以《龙珠》为蓝本所开发的衍生手办、游戏和同人作品数不胜数,结合美漫风格和东方元素的人物故事在全世界掀起了“龙珠热”,1995 年龙珠完结后,攥紧动画版权的东映公司还不断开发剧场版和续作,2015 年出品的《龙珠·超》充满了消费 IP 和情怀的味道,但还是让全球龙珠迷们陷入狂欢。

《龙珠》与《龙珠超》 第四话·问题少年

顺从潮流的人名利双收,自然也有逆流而上的反叛者。

一整本《JUMP》都在打架的时候,还是有这么一个怪人,不画异世界、格斗和冒险,专注于现实世界的故事。他就是《城市猎人》的作者北条司,北条司很倔,所以他也培养出了一个很倔的弟子。

1987 年,北条司的工作室迎来了一位刚从大学辍学的新人助手,10 个月后这位年轻人出师自立门户。一脉相承地,他也不画格斗,专注于讲述现实世界的故事,他笔下的每一个角色都充满特点,他对画工和真实感有相当严格的自我要求。

他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作品后来也被电视台相中,制作成动画发行,但动画公司对他的故事感到不满,因为在原作故事中,主角最后并没有取得胜利,于是制作公司要求他将故事改写为传统王道热血的“大完满”结局。

一怒之下,他中断了与动画公司和合作,致使动画在情节发展一半时戛然而止,成为所有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迷心中的“意难平”时刻。同时他极力避免与《龙珠》一样,走上被商业化裹挟的道路,尽管他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获得巨大成功,但至今围绕这部作品所做的商业开发依旧寥寥无几。另一方面,他却又积极地利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和自身的影响力,在作品完结后与集英社合作创办了一项奖学金,专门用以资助热爱篮球的日本青少年。

这便是反叛者井上雄彦,代表作品《灌篮高手》。

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《灌篮高手》

上个世纪 90 年代,《JUMP》闪耀得令人眩目,在《龙珠》和《灌篮高手》外,《幽游白书》《JOJO 的奇妙冒险》《浪客剑心》《游戏王》都在连载,一时间《JUMP》成为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迷们的天堂,这是一批才华横溢而又颇具个性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带来的繁荣。

但回望这段历史却可以发现,当时也是日本社会最动荡的时刻。

仰赖于战时经济体制,日本在二战后迎来了奇迹般的经济腾飞,社会意识的转变自然而然与之伴生。从打破禁忌到热血当道,恰好反映出了日本国民在经历战后社会演变上的心态变化。尤其在 1980 年代,全日本的民族狂热甚至上升到了“美国已经没落,未来属于日本”的地步。而到了 20 世纪末,又在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重挫之下,整个日本的精气神受到了猛烈的冲击,直到现在依旧没有恢复过来。

于是在 90 年代的一批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中,即便是以运动为题材的《灌篮高手》中也出现了“不良少年”、“飙车党”、“重组家庭”这样真实厚重的社会议题。尤其在《JUMP》之外,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浦泽直树横空出世,他的风格愈加阴沉厚重,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《20 世纪少年》中描绘出了日本社会在世纪末时的混乱和迷茫。

20 世纪末的东京一角 第五话·狂想曲

90 年代后半期,老牌台柱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完结的完结,撤刊的撤刊。1995 年《JUMP》抵达鼎盛之后,销量开始下滑,就像不景气的日本经济一样,《JUMP》也陷入了一段短暂的沉寂。时代转变,编辑部开始挖掘新人以撑起「友情、努力、胜利」的“JUMP 精神”。

1997 年夏天,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携《海贼王》与读者见面,两年后,岸本齐史开启了《火影忍者》的故事,又过两年,久保带人挥毫泼墨,《死神》诞生。到 2004 年,这三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已经稳坐集英社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单行本销量前三甲,至此,“三大民工漫”的格局形成。

至于为什么是这三部,还要插播一个日本动画界的大事件。1995 年,一部被后人津津乐道的“意识流神作”动画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诞生了。在这部动画里,主角碇真嗣浑身散发着日本“世纪末的颓丧”,要知道以往的作品中男主角可都是清一色“昭和男儿”,但碇真嗣的出现不仅颠覆了整个日本动画和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产业在千禧年之后的基调,也成为“宅”文化和“平成废柴”之鼻祖。

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中女博士葛城里美亲吻碇真嗣

由“废柴”到“龙傲天”的逆袭故事成为读者们的最爱,偏偏《海》《火》《死》三作,都是在讲述一个草根角色不断刷怪练级最终迈向“天下第一”的故事。同时,《海贼王》中的海贼团,《火影忍者》中的木叶村和《死神》中护庭十三番队的存在,让这三部作品准确切中了「友情、努力、胜利」的精神核心。

但即便有三大台柱支撑,《JUMP》还是不可避免的迎来销量下行,从 2007 年开始,周刊年发行量就一直维持在 27-28 万卷这一数字上。随着电子媒体日渐崛起,纸质杂志不得已的退居二线似乎是历史必然,另一方面,由千禧年开始日本的动画和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产业不断在向“媚宅”倾斜,以取悦这一批“低欲望社会”中的年轻人。

少子化、老龄化和财富集中的弊端在日本日益凸显,日本的年轻人们早就不吃鸡汤鸡血那一套了,他们现在只想蜗居于逼仄的空间内,在赛博世界遨游当一条“死宅咸鱼”。2015 年到 2016 年《火影忍者》和《死神》先后完结,本就被出版社和编辑压榨得痛不欲生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终于创造力枯竭,搁笔歇息,两部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也被读者盖上“烂尾”的印章。

《JUMP》50周年纪念展海报 最终话·再见,无忧时光

三大台柱没了两根,苦苦支撑的《海贼王》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连载下去,媒体在探访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时得知,这位创作力惊人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家每天只能睡三个小时,读者一边欣赏着宏大精彩的“海贼世界”,一边又不禁为尾田的身体捏一把汗。

青黄不接。

《JUMP》曾试图在“后海贼王”时代捧起新的台柱以维持杂志销量,但无论是《银魂》《美食的俘虏》还是《家庭教师》都没有足够的力量撑起这本杂志的另外半壁江山,即便是备受瞩目的“次世代 No.1”《我的英雄学院》,近期也因为剧情过于粗线条和人物设定问题饱受诟病。

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也有“C 位”,《JUMP》杂志每期的封面“C 位”人物一般都是当红的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作品主角,但是 2017 年 7 月 3 日发行的《JUMP》却选取了《汤摇庄的幽奈同学》中穿着比基尼的******女角色作为封面人物,这一举措令人大跌眼镜,许多读者将其视为《JUMP》向“媚宅”举白旗的信号。

2017年7月3日发行的《JUMP》封面

在强调“政治正确”的今天,这种“消费女色”的举动又一次引发了争议,但与《破廉耻学园》挑战传统话语权不同的是,这一次反而是来自民众的怨言更多。即便将政治化议题搁置不谈,仅从作品出发,像《幽奈同学》这样一味往年代秀 杨钰莹高清中塞“福利”和建“后宫”,用一种迎合的姿态讨好“御宅族”读者,或许也是《JUMP》不得已的退让和妥协。

在一个文化多元的时代,《JUMP》不再能代表一个民族的年轻人普遍的价值信仰,信息浪潮汹涌澎湃,人们的选择也越来越多。众口难调,时代变迁,主张“直面读者内心”的长野规在 2001 年因食道癌逝世,享年 75 岁。

长野规,原图来自matome.naver.jp,拍摄者中泽启治,图片有修改

 

来源:界面歪研社

原标题:从《龙珠》到《海贼王》,中二“少年”的热血往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