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战歌 ——记浙江省安吉县公路局高温一线工人
时间:2017-08-01 15:10 | 字体设置:

  炎炎夏日,养护工人早早地在公路上忙碌着。割草、修枝、补洞、清沟…一忙就是一整天,黝黑的肌肤中渗出一滴滴汗水,设备的轰鸣声中奏出烈日战歌。

  曲1:阳光与“公路保姆”

  时间:7月11日10:15分

  地点:201省道彭安线青山段

  人物:公路养护工祁克平

  事件:修补路面坑洞

  气温:百叶箱内36°C,室外40.1°C,都,地面温度55.8°C

  今年32岁的祁克平,是安吉县公路管理局基层养护站里最年轻的“公路保姆”。烈日下,祁克平和他的同事穿着桔黄色的工作服,在冒着热气的公路上修补路面。早上10点多的太阳,已经是火辣辣的,新铺上的沥青拌合料有一百三四十度。

  三五个工人围住破损的路面,祁克平拿着铲子把沥青拌合料从车上铲下来,和其他几位同事一起,小心地把还冒着白色热气的拌合料铺在路面破损处。“这料从厂里刚拉出来的时候,有一百七八十度,铲的时候要特别小心,不然拌合料掉在手臂上可不得了,马上就会烫破皮。”祁克平说。

  铺平并把多余的拌合料清理后,祁克平开来重达两吨的压路机。“路面坑洞比较小,我就站在老路面上,脚底还能忍受。如果遇到面积大的,双脚就要踩到刚铺的沥青上,那感觉就像是踩在热锅上一样,脚下烫得受不了。”

  祁克平说,夏季是修补路面的黄金季节,因为沥青拌合料要保持在60度以上才可以修补路面,虽然冬天可以选择冷补,但是效果没有热补好。一车料拉来,就要把它用完,不然温度下降就成废料。有时候一车料用完就下午两点了,也只能干完活才吃午饭。

  豆大的汗珠落在地上,立即就蒸发了。桔黄色的工作服湿掉了一大半,紧贴在祁克平的背上。“今天还算好的,还没有全湿,气温再高点,里外衣裤全湿透,只要在工作就不会干。”祁克平擦了擦头上的汗说。

  曲2:园丁颂

  时间:7月17日16:25分

  地点:马良线横塘路口

  人物:递铺养护站站员

  事件:修剪中央绿化带

  气温:百叶箱内37.5°C,室外41.2°C,都,地面温度60.8°C

  当车行驶过马良线路口,从远处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:一抹抹桔黄色的身影,在公路中央绿化带上晃动着。烈阳下,一名名养护工人拿着修剪器械,在给中央绿化带上的树枝修剪,汗水湿了一重又一重,然而脊梁上印出的“浙江公路”那四个字总是那么醒目。

  “夏季是花草丛生的季节,杂草和乱枝很容易影响公路美观,同时遮挡了驾驶人员的视线”,递铺养护站副站长盛丰一边忙碌着,一边跟笔者介绍: “为了公路美化和驾驶安全,我们必须对花草进行修剪。为避开高温,我们从早上五点半出发,分成两组,对所管辖的马良线、306省道、201省道进行修剪。中午可以稍微早点回去。下午我们通常三点钟出来,到六点半回家。”

  黝黑的肌肤映衬着丛丛绿化,一个个双手紧握中的力量昭示着这是一支出色队伍。拿剪刀的老刘正聚精会神地在给枝叶修剪,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片整齐的平整。绿篱机在花丛间滑落,操作手老钱敞开着衣服在一遍遍给花枝“过滤”。耐心的老王,在一旁清扫着剪下来的枝叶,将叶子一畚箕一畚箕放进工具车厢……

作者:admin 来源:未知 
备案编号:豫ICP备06014648号-1
OK范文网 版权所有 @ 2003-2007 未经许可 不得翻录